雨謙

嗨嗨我是雨謙!
坑在寶石,陰陽師,刀亂!

法斯法菲萊特

午睡時夢見的內容((
OOC爆表((((
大概是個月法跟初始法斯的反差之類的(((
關於最近流傳之後的劇情會是辰砂跟法斯合體的推測
害怕到做夢((((
慎入((((
----------------------------------------------

        「確定要這樣嗎?」

        黑水晶皺起了眉頭反覆地問著,看著被裝在盒子裡頭赤紅色的晶體不安的反覆問著。
從來都是我們從月人手裡想方設法地搶回同伴,這次卻是主動奉上嗎……這樣真的好嗎?

        「這是最好的法子了……而且辰砂也同意了。」

        月人提出的要求很簡單,因為從沒研究過朱砂這種晶體,所以只需要一小部分就可以換回從粉末狀態回歸的同伴。
如果需要,也可以換回人工的寶石替辰砂接上手臂。

        這場交易真的很簡單,簡單的不可思議,一條手臂就換回了數位同伴。
唯獨那雙眼裡所傳遞來的絕望和不信任沉重的讓自己無法向前,就像是……安特庫被帶走時合金絆住自己的腳時一樣的沉重。

        「也想不到更好的辦法了……」

        「那邊那個傢伙!!!把辰砂的手給我放下來!!」

        忽然的,熟悉又清脆的嘹亮嗓音讓兩人的腳步停了下來。
回過頭來看見的,是多麼不可思議的人影。

        薄荷綠的色澤閃閃發光,那雙大眼睛憤怒地望著兩人,沒有遭受過摧殘的雙腿奮力地跑了過來一把就撲倒了法斯。

        「你知不知道辰砂很難過!你怎麼可以……怎麼可以把辰砂帶上月球!!」

        綠色的光彩和琉璃色的斑駁攪在一起,合金的手臂錯亂的不曉得到底該怎麼辦,如果這真的是過去的自己,那麼硬度就只有3.5,不管自己抵抗與不抵抗都會害他碎裂。
一時之間法斯感到有些惱火,對於過去的自己的脆弱總是使的任何事情都礙手礙腳的,讓人煩躁。

        「這是沒有辦法的事!難道你還能想出什麼更好的辦法嗎?不過是脆弱的3.5,不過是受人寵愛的沒用的傢伙!」

        珍珠的色澤閃閃發光,卻也比不上那透光的綠,那雙眼所乘載的還是純真的夢想,簡單的只是想保護同伴,簡單的,堅毅的不可思議。
已經不是被替換了多個組件的自己所能夠比的上的透亮。

        「你才是吧!?改變了又有什麼用!我才是,最堅強最厲害的法斯法菲萊特!」

        手中的盒子在愣神之間被搶走了,那雙手毫不顧忌的赤手擁上了朱紅色的寶石,帶著它跑走了。
沿路上零散的是他碎裂在地的結晶,有些甚至被水銀給燙得焦黑。
為甚麼……能夠這麼的義無反顧呢……

        「……我也是……法斯法菲萊特阿……」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