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謙

一場遊戲

虐向有

無法承受者勿入

篇幅為小短文

此文為本人一時腦洞幻想出來的#

文辭不通順有#

錯字有#

能接受者請進ˇ///ˇ


一開始,只是為了有趣


開玩笑般的對他說了


"我們在一起吧?"


看著他驚訝的表情,不由自主的感到驕傲


只有我能讓他露出這樣的表情


自豪的想著,也期待著他會有怎樣的反應


或生氣?或無奈?總之一定很有趣吧…


但他的答案卻嚇到自己了


"好啊"


他露出了一如既往的笑容


像是在問他今天吃飯了沒一樣的隨意


自己卻感到不甘心了


他就這麼樣的不在乎自己嗎?


他也只是把我當成孩子一樣隨意的答應的吧?


對於他如此平淡的反應感到不滿


卻又期待著後續發展會是如何


當時的自己


尚未發現這初次萌發的情感


**********


我們就這樣開玩笑般的在一起了


雖說在一起


其實也與平常無多少不同


只是更有理由可以肆無忌憚的待在他身旁捉弄他


看著那些只屬於自己的表情


對於這種滿足卻又想要更多的心情已經無法理解了


這只是個遊戲


一個好玩的遊戲罷了


"我愛你,那你呢?"


會說出這句話


只不過是為了讓遊戲更有趣罷了...?


對於看見紅著臉扭捏回答的他而奔騰的血液與心跳


只是因為身在遊戲中而感到興奮而已


當時的自己


還無法理解,這種心情


叫做"喜歡"


**********


"其實我是騙你的,我不愛你,分手吧"


背對著他說出了這句話


對於第二場遊戲的開場白用這句話是在好不過了


雙手因興奮而顫抖


他會有怎樣的反應?


會生氣吧?一定會很精彩!好期待啊.....


心底的那一點刺痛...是錯覺吧...?


"...我知道了"


他說著,用著跟平常一樣的溫柔嗓音如此平靜的說著,想必臉上帶著的也是同樣的一成不變的笑容吧?


那一刻,自己是惱怒的


他一點也不在意嗎?


在一起的時間這麼的不重要嗎?


對他而言是毫無意義的吧?


不過就是他漫長生命中的小插曲而已吧…


心,刺痛著,但卻無法理解這樣的反應


也許是因為他沒有照著心中劇本該有的反應而生氣的吧…?


"告訴你!我從來沒愛過你!對我而言這只是場遊戲!"


鬼使神差的,轉過身向他大吼著


明明是不在劇本上的舉動...


但是他卻已經背對著自己


只是靜靜的站在那


"哈哈哈,我知道了..."


他用著一如往常的優雅步伐離開了


完全沒有自己想要的反應


像是毫不在意自己所說的話一樣


他從來都是這個樣子


從來都不在乎自己


對他而言沒有任何事是有意義的...


自己也無法理解胸中的怒火從何而來


只能憤怒的望著他離去的背影


有什麼東西...悄悄脫離了遊戲的劇本


一場遊戲,故事開始了


第二常遊戲,故事落幕了


**********


近日的自己,愈發的脾氣暴躁


只要看見他的笑容就讓他生氣


而他在也不注視著自己的這件事情讓自己感到更加的煩躁


連主公和短刀們都不敢再接近自己


但自己卻連生氣的原因也不知道


這樣一點也不有趣!


這樣不是我規劃好的劇本...


也許自己是壞了吧…去趟手入房吧…


**********


"......小心!!"


伴隨著敵方的攻擊而響起的是他低沉悅耳但卻帶著慌張的聲音


發生了什麼事?


剛剛竟然走神了...?


".....你在...做什麼....?"


溫熱的血液濺上自己


變得像是真正的鶴一樣


就像他平時呼喚自己的名稱...


他青色的身影擋在自己面前


美麗的月亮帶著安心的情緒望著自己


什麼時候開始的


忘了自己有多麼喜歡那美麗的眼注視著自己...


"鶴呦…在最後...我想跟你說..."


什麼最後?我們的壽命是無限的啊!不要說這種一點也不有趣的話!


"其實...我一直都知道你並不喜歡我..."


不...其實...


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辯駁,這是事實不是嗎…?


"讓你陪我這麼常的一段時間真是不好意思啊…明知道你不喜歡我但我還是...和爺爺我待在一起很無趣吧?真是辛苦你了..."


什麼無趣!這是我準備的遊戲不準你說無趣!


"鶴啊…再見了吶...咳咳..."


他咳了聲,暗紅的血液流淌過他線條優美的下巴,該是有多大的痛楚


但他卻還是那樣的溫柔的笑著


慌了,徹底的慌了


但卻什麼也說不出只能怔怔的望著他


他在說什麼?


為什麼我都聽不懂?


我們可是刀啊!我們的壽命沒有盡頭!...?


"...三日月!!"


張了張嘴,唯一能吐出的只有他的名字


"哈哈...在最後能聽到你叫我的名字實在是太好了呢..."


他撫上自己的頰,笑著落下溫柔的吻


輕輕的蓋在額頭上


卻不怎麼真實...


他逐漸變得透明的手...


逐漸變得透明的存在......


"鶴呦…對不起啊…在最後還要說讓你厭煩的話真是抱歉...但還是想說...對不起...明明知道你不喜歡我...但我還是..."


"...我還是愛你...."


他帶著哀傷的話語尚且留在耳畔,但是那青色的身影卻消失在眼前...


"...三日月...三日月!!你在哪!?別嚇我了!!別玩了快出來!!這樣子一點也不有趣!!"


慌張的站起身到處尋找著那青色的身影


這不是真的吧?是騙人的吧?是騙人的...對吧?對吧?


"快出來!!你快出來啊!!三日月!!我沒說遊戲可以結束!!你憑什麼擅自退場?!"


他憑什麼離開,他憑什麼不經我允許就擅自退場,他憑什麼說愛我,他憑什麼道歉,他明明不在乎我....我明明...不愛他...我不愛他......


那這流淌而下的眼淚...是為了什麼?


"...三日月...你快出來...我還沒有真正的嚇到你...你不能走..."


"...三日月.......你快出來啊....我還沒對你說...我還沒說..."


我愛你啊…


评论(3)

热度(35)